2019年美、「中」貿易衝突走勢及因應/譚瑾瑜

作者:譚瑾瑜/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九所所長

美國與中國大陸於2019年初舉行第五輪貿易談判,1月9日結束歷時三天的談判,談判內容細節及結果尚未明朗,唯美國及中國大陸股市迅速上揚,亞股亦止跌回升,股市表現充分反應市場期待,可看出美、「中」這全球前兩大經濟體,在貿易衝突休戰90天之後握手言和或是再燃戰火,將主導2019年全球經濟發展走勢,全球及臺灣均須關注並及早因應。
 
譚瑾瑜/台經院研究九所所長
譚瑾瑜/台經院研究九所所長
經過2018年逐步升溫的洗禮,可以看出美、「中」貿易談判的重點已更加聚焦,雙方加談一天也可看出對談判內容細節的準備及誠意。根據美國商務部長於專訪時所言,此次三大談判重點,第一是談妥降低貿易逆差的採購方案,包括大豆、農產品及液化天然氣等;第二是中國大陸的結構改革,包含智慧財產權、市場進入等美方先前提出之近142項清單內容;第三則是建立確保協議落實之機制。

相較之下,中國大陸增添美國產品以降低貿易逆差之共識較易達成,如何消弭市場進入障礙及尊重美方智慧財產權,以及嚴格監督中國大陸遵守協議並落實等具體共識,才是未來美、「中」貿易衝突能否迅速平息的關鍵。

在美國總統大選即將來臨之際,確保2019年美國經濟及股市穩定成長,成為美國希望暫時休兵、儘速達成協議的推手,另就中國大陸而言,亦有防止經濟在新常態下進一步減緩,以及無法處理美、「中」貿易衝突的壓力,可以預期短時間達成原則性協議的可能性增加。然而,協議完成後要落實結構改革時是否能從此波瀾不興,實踐上恐有相當大的困難。

因此,在可預見的前景未明的隱憂影響下,全球經濟成長預測紛紛下調。繼2018年10月國際貨幣基金調降全球經濟成長預測,世界銀行於2019年1月初調降2019年全球經濟成長率至2.9%,2020年經濟成長率調降至2.8%。主要調降經濟成長的原因,便是因為美、「中」貿易衝突恐使全球貿易量萎縮,不但同步調降2019及2020年的貿易成長,更在擔憂未來全球工業生產放緩,全球股匯市及金融環境不確定因素頻生之下,開發中經濟體2019年經濟成長率預測下調幅度高於全球經濟成長下調幅度,從2018年6月預測的4.7%調降至4.2%。

臺灣亦不例外,主計總處於2018年11月時便下修2019年臺灣經濟成長預測至2.41%。面對全球經濟及貿易可能因美、「中」貿易衝突而成長減緩的衝擊,消費與投資的穩定成長在此際格外重要,若能更進一步掌握跨國企業調整全球供應鏈佈局的契機,不但能避免衝擊,還能促進臺灣產業與經濟發展,在新一波亞太經貿及產業供應鏈發展過程中,爭取扮演重要的關鍵地位。

舉例而言,在擴大投資量能上,報載已有許多台商因應美、「中」貿易衝突而考慮在臺擴大廠房,若能在此時協助廠商將原本移出的全球產業供應鏈轉回臺灣生產,將有助於促進就業及地方經濟發展,降低美、「中」貿易衝突的衝擊。政府所推動的「歡迎台商回台投資行動方案」已於2019年元旦起正式實施,一站式解決企業設廠需求,整合土地、水電、人力、稅務與資金等跨部會資源,協助台商回台投資,若能落實推動,將有助於吸引外資及臺商投資臺灣,在美、「中」貿易衝突之中,掌握全球產業供應鏈在亞洲移動之變化,減緩臺灣經濟所受到的衝擊。

綜上所述,不管短期內美、「中」貿易談判是否能迅速獲致成果,美、「中」長期貿易逆差所產生的結構失衡,以及美國企業在中國大陸所遇到的非關稅及投資障礙,均有可能引發美、「中」貿易衝突進入一個長期矯正的時期,實無法對2019年全球經濟成長過於樂觀。然而,此時若能掌握局勢引商入台,掌握此次扮演亞洲產業鏈移動之重要角色,仍有機會扭轉局勢減緩衝擊,並對長期台灣經濟發展做出實質的助益。




(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部立場)
分享至 Google Plus 友善列印
    Google 回應(0)
    Facebook 回應()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