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中經貿結構正在改變/譚瑾瑜

作者:譚瑾瑜/ 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九所所長

美國貿易代表署(USTR)再度正式公告自9月1日與12月15日,分批對價值3,000億美元的中國大陸輸美商品加徵15%的關稅,在美中關稅戰再起之際,川普總統及中國大陸商務部發言人高峰分別表示美中雙方仍在溝通9月赴美磋商事宜。美中貿易戰進入和戰交錯的長期趨勢,並正影響著雙方經濟成長及貿易結構。

譚瑾瑜/台經院研究九所所長
譚瑾瑜/台經院研究九所所長
從中國大陸公布2019年上半年經濟數據可以看出,中國大陸經濟成長已受衝擊,中國大陸2019年第2季GDP成長率為6.2%,較第1季降兩個百分點,為1992年以來的最低水準。

若以國際貨幣基金(IMF)最新預測觀察美中經濟成長,IMF調高美國經濟成長率0.3個百分點,2019年全年經濟成長可望達2.6%的同時,中國大陸今明兩年經濟成長微降0.1個百分點,依序降至6.2%、6.0%。

全球兩大經濟體的爭擾,已對雙方經濟造成影響。

另外,關稅衝擊影響貿易結構也已顯現,2019年起,美國自中國大陸進口及出口的金額及比重,均較去年同期呈現明顯下降,美中貿易逆差有縮減之勢,而中國大陸在美中貿易戰開打一年之後,今年上半年已從美國最大貿易夥伴降至第三名,落後於墨西哥與加拿大。

美國出口至中國大陸金額從2018年第1季323億美元,下降至2019年第1季的260億美元,衰退19.6%,第2季則衰退18.2%,出口比重則從8.0%下降至第2季的6.3%;同期間美國自中國大陸進口金額,從1,231億美元下降至1,060億美元,衰退13.9%,第2季續從1,269億美元下降至1,131億美元,衰退10.9%,自中國大陸進口比重,從20.6%下降至第2季的17.9%。而美國對中國大陸的貿易逆差,亦從2018年第1季的911億美元,下降至2019年第1季的800億美元及第2季的871億美元。

在關稅清單的影響下,美國自中國大陸進口貿易金額確實受到影響。依據外貿協會報告顯示,2019年1至5月美國自中國大陸進口的清單一、二、三產品金額均較2018年同期呈現衰退,同期間美國對日本、墨西哥、台灣、越南、韓國等國家的進口金額,多呈現成長趨勢。顯見美國已轉向其他國家進口,轉單情況已浮現。

綜上所述,美國透過加徵關稅,已初步達到縮減雙邊貿易赤字的效果,使得中國大陸經濟成長放緩,必須正視調整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成長模式,轉而思考擴大內需提振景氣。在其他國家出口產品替代性高的現況下,美國2019年第2季經濟成長雖從第1季的3.1%降至2.1%,仍然優於市場預期,第2季消費仍然持續成長4.3%,吸收了出口衰退的負面衝擊。

展望未來,美國近日軟性處理美日及美歐談判的做法,看出將集中戰力,在美中貿易逆差上進行持久戰。首先,8月25日美日貿易協定已初步達成共識,報載可望於9月初的聯合國大會上簽署,相較於美中貿易衝突,美日短短一年即完成共識,且略談過往列為重點的加徵汽車新關稅,可看出美國儘速完成共識、縮小打擊面的想法。另在美歐協議方面,德國梅克爾總理8月26日亦表示,德國希望歐盟盡快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,並邀請川普總統盡快訪問德國,而川普總統亦認為美歐協議有迅速達成共識的可能,顯示美歐協議尋美日談判模式的可能性大增。

面對美中貿易持久戰趨勢,美中兩大經濟體量能不分軒輊下,美國內需的消費成長抗壓性實高於中國大陸,且有他國產品可作替代。然而中國大陸亦在調整貿易結構因應中,2019年7月起出口已由負轉正,成長3.3%,累計今年前七個月出口成長0.6%,在進口下降4.5%的情況下,貿易順差反而增加38.7%,達2,256.9億美元,並由東協取代美國成為中國大陸第二大貿易夥伴,東協加中國大陸自貿區可望深化彼此的投資及產業合作,合作建構亞洲新供應鏈。

在當前美中兩大經濟體已在美中貿易戰之中調整經貿結構,降低經濟衝擊的現況下,台灣實應關注美中經貿結構之改變現況,提早因應。












(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部立場)
分享至 Google Plus 友善列印
    Google 回應(0)
    Facebook 回應()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