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家論
Loading
名家論
2022.05.10 產業與科技
淺析美中貿易結構變化/譚瑾瑜
分享至: 
縮小字級 放大字級
2022.05.10 產業與科技
縮小字級 放大字級
淺析美中貿易結構變化/譚瑾瑜
分享至: 

作者: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九所所長 /譚瑾瑜

美國貿易代表署於今(2022)年5月4日宣布將針對2018年起依301條款對中國大陸課徵關稅的貨品進行全面評估,5至7月將蒐集「清單一」價值340億美元的中國大陸貨品相關行業意見,6月下旬至8月的兩個月時間則展開「清單二」價值160億美元的貨品相關行業之意見蒐集。綜觀美中貿易戰自2018年延燒迄今,歷經完成第一階段美中經貿協議及新冠疫情的紛擾,在今年7月課徵關稅即將屆滿之際,美國將廣徵業界意見,評估對中國大陸課徵關稅的經濟影響,並作為續徵關稅與否依據,藉此可觀察美中經貿互動後續發展。

隨著2021年美國疫情趨緩,美國內需強勁所引發的爆發性消費成長驚人,加以東協各國反因疫情影響生產及出口,使得2021年美國自中國大陸進口金額從2020年的4,564.5億美元增至5,415.5億美元,大幅成長18.6%,雖然同期間美國對中國大陸出口亦創新高,然因美自中進口成長大增,美中貿易逆差乃從2020年的450億美元擴大至3,553億美元。

直至2022年,雖有中國大陸清零政策影響產品供應,第一季中國大陸對美國出口仍然延續2021年的成長態勢,為1,374.8億美元,較去年同期成長21.3%,而第一季美中貿易逆差已達1,010.4億美元,在過往第一季並非美中貿易旺季情形下,2022年美中貿易逆差恐持續擴大,若由此觀察美中互徵關稅對於改善美國對中貿易逆差之效果,似不盡理想。

若細究2021年美國自中國大陸進口貨品結構,最主要仍是以第85章的電子、電機設備及其零件產品為主,其次則為第84章的核子反應器、鍋爐、機器及機械用具及其零件,兩者占美國自中國大陸進口總額的46.4%,已低於2018年的48.9%,主要係因電子、電機設備及其零件產品占比下降所致,美國自中國大陸進口電子、電機設備及其零件產品之占比,從2018年的27.7%降至25%,而前述兩項主要進口貨品2021年自中國大陸進口之金額,亦低於2018年時的水準。

若再加上第94章的寢具及照明產品、第87章的車輛及其零件亦呈現進口金額及占比雙減的情況,可以初步評斷美國課徵中國大陸之關稅清單項目上,已有調整對中國大陸主要進口貨品結構的初步成效。但若考慮美國對中國大陸企業實施實體清單管制之後,關稅課徵效果亦有可能未如預期。

另外,美國自中國大陸進口的第95章的玩具及運動用品、第39章的塑膠及其製品則呈現成長趨勢。2021年美國自中國大陸進口玩具及運動用品金額,較2018年大幅成長45%,其占2021年美國自中國大陸進口占比亦增至7.5%;同期間塑膠及其製品則成長31.4%,占比增至5%。因上述產品多數為消費財,故反映出美國消費財需求的主要供給者,仍為中國大陸的事實。

從美中貿易戰以來,美國對中國大陸貿易往來變化,美國財政部長葉倫(Janet Yellen)、白宮副國安顧問辛格(Daleep Singh)提及考慮降低對中國大陸關稅以減緩通膨壓力之看法,以及美國貿易代表戴琪亦在近日與會時提到,在聚焦考慮與中國競爭能力的持續有效策略之際,也希望紓緩美國一般家庭目前面臨的生活困難之下,徵詢業者意見之後,檢討並調整對中國大陸關稅。美國對中國大陸改採靈活對中貿易政策的機率愈來愈高,政府宜及早評估企業在下一階段美中貿易戰中,調整其全球佈局策略以因應未來經貿新情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(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部立場)

facebook ig line youtube logo top